当前位置:首页> 舆情> 舆情监控

“我希望,我可以为自己做决定...”关于生前预嘱的“立法”突破

:2022-08-15   :147小编   :42

为什么聊生前预嘱?

因为这是关乎每个人自身最关切的问题,也可能是,最无奈的问题。人出生后就是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每个生命都如此,但如何体面而有尊严地面对死亡,则是另一个话题。

2022年6月23日,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下称《医疗条例(修订)》],其中该修订稿中关于生前预嘱的规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是中国大陆首次将生前预嘱纳入法律体系的规范性文件,是这个范畴中一个很大的跨越性突破。

* 参考《医疗条例(修订)》草案,关于生前预嘱的规定主要涵盖了以下内容:

医疗机构应当尊重患者生前预嘱的意愿,收到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提供具备下列条件的患者生前预嘱的,医疗机构在患者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者临终时实施医疗措施,应当尊重患者生前预嘱的意思表示

有采取或者不采取插管、心肺复苏等创伤性抢救措施,使用或者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进行或者不进行原发疾病的延续性治疗等的明确意思表示。//

01

聊聊什么是生前预嘱

生前预嘱(又称医疗预嘱),指一个人在意识清醒、表达清晰的时候(法律上即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日后可能发生的医疗方案决定作出的提前指示。

生前预嘱实际上已在民间推行了多年,由罗点点女士于2006年创办的选择与尊严网站发布的《我的五个愿望》文本,最早将生前预嘱的理念带到大家的视野。

*《我的五个愿望》的初始由来:在美国,一份由非营利组织Aging with Dignity提供的名为五个愿望的文件帮助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它由美国律师协会法律与老人问题委员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s Commission on Law and Aging)和临终照顾专家共同协商编写。而《我的五个愿望》是由选择与尊严网站及其后成立的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在上述文件基础上,根据中国法律环境和使用者的特点作出修改后形成的。《我的五个愿望》主要框架包括: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服务;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生命支持治疗;我希望别人怎样对待我;我想让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什么;我希望谁帮助我。//

近年来随着意定监护制度的设立与推广,生前预嘱也逐步成为了关于监护的法律文件构成之一,也在笔者曾经办的多件意定监护案件中配套适用。

虽然生前预嘱不等同于安乐死,我国目前也没有对于安乐死的立法基础,但生前预嘱背后的宗旨就是尊严死,对自己最后生命阶段如何被对待的一种具有尊严的选择权,所以生前预嘱必不可免提及生与死的话题。

但关乎人的生与死的医疗救治抉择涉及太多利害问题,实践中,这份生前预嘱能否被有效的执行,一直存在着大大的问号。生前预嘱需要什么流程订立方始有效?如存在家属无法理解时的处理方法?医疗机构对于医患纠纷的评估?面对生死抉择时的道德压力等等。

这也是生前预嘱已在民间推广十多年,但其是否能有效被认可和施行的问题所在,这关乎于没有对应的法律支持和实施细则。

从这次《医疗条例(修订)》草案看,首次将生前预嘱纳入法律体系的规范性文件,首次在医疗条例中明确了生前预嘱的地位医疗机构应当尊重患者本人意愿,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生前预嘱的进一步推行,使医疗机构遵从患者本人意愿而确定医疗方案有了相应的法律依据。

02

从遗嘱、意定监护中看生前预嘱

以前,很多当事人过来办理完遗嘱公证手续后,不时会提到身后的事情解决好了,但生前的事还是有点顾虑啊,如果病危了,谁能帮签手术文件?遗嘱确实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自2017年民法总则出台关于意定监护的制度后(民法典实施后意定监护制度继续保留并施行),这个问题有了相应的解决。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通过预先指定一位自己信任的人,作为自己日后失能失智时的监护人为自己做主。但当事人的问题又来了,我日后不希望进ICU,不希望上呼吸机,不希望插管,我希望他日后能按我的意愿帮我作出医疗选择。但,我又怕他做决定当时会有心理负担,可以有什么办法呢?

这样,就来到生前预嘱的话题中了,所以为什么上面笔者会提到很多案件中意定监护与生前预嘱配套适用。

生前预嘱,一方面是当事人自己对于日后医疗救治偏好选择的意愿延续,更深层次的是体面而有尊严的走完生命最后一步的冀愿;

另一方面,在当事人弥留之际,为其作出医疗救治抉择的,必然是其家属或其法律上的监护人,生前预嘱让家属或监护人更好的了解当事人的医疗取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们在面对生与死问题上的道德压力;

再一方面,面对这种情况下,医疗机构最关注的除了患者的生存与健康,也会面临对医患纠纷的风险评估,以规范性文件确立生前预嘱的法律地位,确实给医疗机构作出更优选的医疗方案提供了法律支持。//

03

在公证角度下,思考生前预嘱施行的问题

一、生前预嘱文件的规范性问题。

作为一份专业的医学法律文书,甚至关乎是否使用生命支持治疗的文书,它必须完备两大方面专业因素:医学和法律。

法律层面上,就是该份法律文书需要涵盖哪些方面的要素信息,需要完备哪些程序(如必须经公证或经符合程序要求的见证人见证,如必须书面形式或是录音录像形式,如文件如何保管与存备,如文件的修改或撤销程序等)。

医学层面上,就是该份法律文书中的医疗专业术语的准确性(包括当事人对专业术语释义的准确理解、在涉及专业术语的选择项上当事人真实意愿的准确表达等)。

以往,当事人申请办理医疗预嘱公证时,往往公证员仅能提供上述《我的五个愿望》作为文本参考,如当事人本身已是患者,会建议其根据自身情况向主治医师沟通,对于医疗预嘱的专业性表述作出更贴合其适用的文本。

但如希望生前预嘱能更有效推广,笔者认为可以联动医疗机构,在《我的五个愿望》的基础上,进行专业性用词的调整和释义,进一步规范该份关乎生死的生前遗嘱医学法律文书或作出相应的规范性指引。

二、生前预嘱的存备和验核问题。

笔者认为,生前预嘱存备验核库,比我们经常讨论的遗嘱库的建立更为迫切。往往,患者面对医疗救治的情形,大多数就是紧急的一瞬间,如何快速的知悉、验核患者生前预嘱的有效性,统一生前预嘱的存备验核机构和规范验核程序是关键。同时生前预嘱的意愿修改及信息的及时更新互通,更有赖于各关联机构间的联动协作。

三、生前预嘱与家属意见不一致时的程序处理。

在生前预嘱适用时,发生争议的往往并非患者与医疗机构,实际情景下患者大多数已病重高危或甚至失能失智,当时大多数争议端是发生在患者家属与医疗机构之间。那么,如出现意见不一的情况下,实际操作上肯定无法以患者意愿与家属意愿不一致的,根据患者生前预嘱内容执行这样简单粗暴处理的,强硬的处理也会徒增不必要的医患纠纷。类似情况下的程序处理规则的细化,是让医疗机构有效尊重患者意愿的一大前提。

本次虽仅是深圳地区的医疗条例修订稿被通过,但对于日后各个地区办理生前预嘱文件时,将会是一个指导性参考。笔者认为,医疗救治始终关乎人的生与死,更可能引申至人性与道德的层面,生前预嘱如需确实进一步落地推进和施行,还需要各关联机构联动的更为具体的规范与实施细则。

作者简介

周喆琳

◆ 广州市南粤公证处公证员

◆ 中级房地产经济师

◆ 注册理财规划师

◆ 三级心理咨询师

◆ 曾任电台、电视台公证员嘉宾

关于我们

立白科技集团法律事务部成立于1994年,负责为集团旗下日化、健康、地产、金融、化妆品、传媒和电商等业态提供法律服务。我们是2016-2020年度全国普法工作先进单位、广东省司法厅批准的公司律师试点单位。团队部分成员兼任广东省、广州市涉案企业合规第三方评估机制专业人员、广东省律师协会公司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工商联法律委员会委员、高校法律硕士研究生实务导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人民监督员等。

特别声明

本公众号系立白科技集团法务团队的学术交流平台,本号所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立白科技集团法务部的法律意见或建议。

如需转载或引用文章的任何内容,请私信编辑沟通授权事宜,并于转载时在文章开头处注明来源于公众号LEGALCHASERS及作者姓名。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如本号转载的文章的任何内容可能侵犯您的合法权利,敬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核实情况后及时删除。

上一篇:大数据时代:舆情监控的发展机遇与挑战

下一篇:没有了!